永恒 吕克·图伊曼斯 最新个展

0 Comments

如旭日、彩球,红得绚烂至极;顶上略开小口,似乎有更多火花即将喷溅而出……

这或许是大名鼎鼎的图伊曼斯有史以来色彩纯度最高的作品,此刻,正展示在卓纳巴黎的展厅里,夺目耀眼。

吕克·图伊曼斯:永恒(Luc Tuymans:Eternity),大卫·卓纳 (David Zwirner) 巴黎画廊,正在火热展出中。

默默地走过空荡荡的白色大厅,展出的都是新画。有些作品你可以直接看到过去的图伊曼斯。另一些则令人惊讶,展示了一位仍在探索自己极限的艺术家。

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在巴黎画廊的空间中展出了以前从未见过的画作。这位比利时艺术家在那里展示了他最近的作品,延续了他对图像概念的长期批判性探索:与一般绘画史有关,但也与媒介固有的一个问题有关,即幻觉,对某种社会政治失职的想法潜在类比影响了越来越多的西方社会。这是一个新的机会,可以揭示他的艺术实践几十年来一直质疑的“看到”和“知道”之间模棱两可和不断变化的关系,这一次呼应了我们在蒂莫西·斯奈德 (Timothy Snyder) 发现的“永恒政治”的概念。著名的当代历史和地缘政治专家,美国人将这一概念与“必然性政治”的反向动力紧密联系起来:永恒将是所有必然性崩溃的标志,也就是说,放弃了永久进步的幻想。但是,根据斯奈德的说法,为展览命名的永恒只会导致一个有害的、贫瘠的和自恋的循环,有利于宣传和真相呈现。这是Luc Tuymans 与画廊的第十六次合作,也是他在巴黎的第一次个人展览。(节选自新闻稿)

当“永恒”以明亮的橙色从墙上飞溅而出时,艺术家说:“我把对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迷恋融入其中。让人沉溺在色彩中,”图伊曼斯指着地板,“你看到了吗?地板反映出了这幅画,因为它太大了。”

这幅画的灵感来自德国物理学家维尔纳·海森堡的作品。20世纪30年代,他参与了纳粹德国核弹的研制。“它参考了化学元素钚,也参考了海森堡的核爆炸研究模型。与此同时,这幅画也显示了爆炸的时刻,就在你看到著名的蘑菇云之前。当然,这就是色彩鲜艳的原因。”

图伊曼斯以其独特的绘画风格而闻名,这种风格考虑到图像的力量,同时传达和隐藏。这位艺术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崭露头角,开创了一种绝对非叙事的具象绘画方法,探索信息可以分层和嵌入特定场景和能指的方式。基于从各种来源中挑选出来的预先存在的图像,他的作品以柔和的色调呈现,暗示着模糊的回忆或褪色的记忆。然而,他们安静而克制的外表有一种潜在的道德复杂性,这种复杂性与历史及其表现问题同样与日常主题相关。图伊曼斯的画通过坚持意义的模糊性,既破坏又重塑了传统的纪念性概念。(节选自新闻稿)

乍一看几乎难以辨认,有点像犯罪现场或实验室。事实上,原始材料来自YouTube上一个画家清洗刷子的教程。人物的运动手套和围裙在慢慢溶解的过程中,调色板让人联想到赛璐洛胶片。

图伊曼斯首先是一位画家。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策划了许多展览。你可以从他在巴黎的新展览中看到这一点。他仔细考虑了哪幅画应该挂在哪里,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展览也讲述了一个故事。图伊曼斯一直在谈论两极分化,你也可以称之为威胁、或恐惧、孤独。西方社会分裂成越来越极端和极端的部分。这可能会导致“永恒”,也就是人类真正灾难性的结局。

一系列的四幅画布上,红色和蓝色的星群在纯白的背景下聚集,让人想起各种不同的参考点,如烟花、病毒,甚至是任何三色旗。尽管是抽象的,但这些画作的图案却具有切实的意义:它们再现了一组研究人员60年来追踪美国国会两极分化的数据。图伊曼斯从这个组中选择了横跨项目的四个年份——1951年、1967年、1989年和2011年。在早期的画布上,人(用蓝色表示)和共和党人(用红色表示)用灰色的条纹连接起来(表示两党合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美国走向一个严格的党派政府,灰域消失了,蓝色和红色完全分开。

“我对图像的想法是它必须从远处开始,但一旦你靠近它,它就会瓦解……这就是它的全部意义所在。”

64 5/8 x 117 7/8 inches (164.2 x 299.5 cm)

58 1/8 x 57 1/4 inches (147.7 x 145.3 cm)

43 5/8 x 49 inches (110.9 x 124.3 cm)

100 x 100 1/8 inches (254.1 x 254.3 cm)

81 3/8 x 60 3/8 inches (206.7 x 153.3 cm)

69 1/8 x 44 1/2 inches (175.6 x 113.1 cm)

85 1/8 x 46 1/8 inches (216.3 x 117.2 cm)

31 7/8 x 21 3/4 inches (81 x 55.2 cm)

“图伊曼斯也非常清楚,每一次展览都涉及对现实的建构……他在选择在特定时间或特定地点制作或展示一组特定作品时的严谨性是值得注意的。”

“艺术家不断探索屏幕的视野……越来越多地调解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将隐喻与孤立、偷窥、安全和诱捕混为一谈,[这些作品]也以不同的方式反映了观众对图像的处理方式……具有挑战我们自己对所见事物的距离感。”

——拉尔夫·鲁戈夫,Luc Tuymans 展览目录,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2010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